寻彼潭千

简介这种东西有用吗?

【带卡】羁绊者 chapter.6

中间把大纲改了个变,会有无数BUG出现……忽略吧忽略吧。
话说应该没有人记得我了吧?
——

走下电车,和琳匆匆告别后,卡卡西心里五味杂陈。为什么会答应琳,虽说从小一起长大,但自己对琳的感情却绝没有升华到爱情。总令自己牵肠挂肚反而是刚刚见面不久的阿飞,那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家伙。

但或许他只是我的臆想,根本就不曾存在过。

暮日西垂,落日的余晖就像染料红一般将碧蓝色的天空染成火色。就连那洁白的云朵都像是被火焰点燃般,呈现出迷人的红晕。

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夜幕即将降临,卡卡西不敢耽搁,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

临近目的地,急促的脚步声却戛然而止。

“你第一次没有准时到我那去检查啊,卡卡西。”一个金发的女人站在街道上,准确来说,是旗木宅大门前。但她神色严肃,从语气中都能听出烦躁的意味。

“十分抱歉,”卡卡西说,“今天原本打算一祭拜完后就去检查的,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拖延了很久,下次不会这样了。”

“我希望没有下次。”女人双手抱胸,显得极不耐烦,似乎想说出什么,但观望了四周后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“这不是谈事的地方,你最好明天下午2点能准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。”

“好。”

——

鹿……卡卡西和那个女人的谈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我一点也不明白,只能继续在他家里装疯卖傻,企图让我留下的时间更长一些。

一如既往,他回家,我立刻迎接,就连他休息,办事,甚至是上厕所的时候都在骚扰他。而他也对我百般包容,当然,这仅限于我和他独处的时候。

但是现在,我已经厌烦了,这种游戏

他不是他。即使不同的躯壳里装载的是同一个灵魂,即使拥有和他一样的面貌,一样的笑容,一样的声音。

但这终究不是他,洗净的灵魂被带入新的世界,空无一物的白纸上再次被各种痕迹填满,但从前的纹路却不可能被重新复制。

不同的世界,造就了不同的他。

你真的爱他吗?就算爱,那么你爱的是这个他吗?

不,不是的,不是他,更何况他还对我隐瞒了这么多。我不了解他的过去,他的现在,还有他的将来。

我什么都不了解,他也没有向我说过他的过去,任何一件事。

但是我能放下吗?不能,他在我心中藏得太深,我根本找不到他,将他赶出去。

——

“阿飞,你在想什么呢?”卡卡西的手在阿飞的面门前晃了晃,让他回过神来。

“啊,那个,卡卡西前辈……”阿飞拉住卡卡西的手,凑上前去,“想不想知道阿飞长什么样子?”

“恩?”卡卡西有些惊讶,以前阿飞从不让他看他的脸的,怎么现在……

阿飞似乎看透了卡卡西的心思,又补上一句:“因为阿飞想要和卡卡西前辈更加了解,所以才这样做的。”

“好啊。”既然好奇心能达到满足,何乐而不为呢。

“不过,作为交换,卡卡西前辈也得告诉我一些卡卡西前辈的秘密呢,”说完,阿飞便立刻摘下了自己的面具。

先斩后奏啊!卡卡西苦笑着。不过,他的笑容下一秒就凝固了——一半被毁掉,显得有些坑洼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,镶嵌其中的红色眼睛正注视着他,旗木卡卡西。

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,很熟悉,就连记忆中也一个人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谁?

“好了,卡卡西。”先前还是欢悦的语气立刻变了个调,听起来显得沉稳而不容置疑。“你该告诉我你的事了。”
——
立刻变了,之前的标题上某些汉字就忽略了吧,懒癌没救了。

【记梗】狐死兔悲

妖怪梗
兔妖宇智波带土x山神狐妖卡卡西,外加一个鹿妖琳
————
终于,带土今年也终于100岁了,得去参加宇智波兔一族的成妖礼了。

内容很简单,在没有家族保护的情况下旅行百年然后返回。

百年对于人类来说很长,对妖怪来说不过是其生命的一瞬罢了。最长寿的妖怪,就比如东海里的那个最年老的乌龟精已经活了几十万年。
年龄最短的虫精,比如蝴蝶精也有至少一千年的寿命。
不过虽然说成妖礼任务听起来很简单,但依照小说设定的惯例,任务的难度不可能和所听到,看到的难度一样。

这决对是个反比,如果你能弄成正比来,我认输。
若是普通的妖怪还好,没什么特别的——别去搞事惹事,一百年也是很快的。

宇智波兔一族不一样,他们天生便有一双异于其它妖怪种族的眼睛——写轮眼。

虽说兔子的眼睛都是红的,但宇智波兔一族的却是特例,他们能通过他们的双眼完成一些不可思议的事——不过,需要一些条件,至于那些条件是什么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虽然普通的写轮眼不及刚刚所提到的写轮眼强大,但却足以使其他的妖怪窥视这股力量。

而人类的阴阳师也最喜欢和宇智波兔一族已经开眼的妖怪签订契约——大部分情况下,妖怪是被强迫的一方。

一般来说,这一族的妖怪在化成人形的速度很快,化作人形的时候一般都会开启写轮眼。

这一族已经是整个妖界的特殊存在了,而宇智波带土则是特殊中的特殊——化作人性时,他并没有开启写轮眼。

不过还好,族长宇智波斑告诉他,写轮眼以后还可以再次开启。

带土总算得到了些安慰。

之后他便踏上旅途。

碰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伙伴卡卡西。

他是一方山神,不过却是刚刚上任没过百年。

被其它居心叵测的妖怪陷害,便跟着带土一起旅行。

不过,化作人形后,妖怪们也开始拥有人类的情感了呢。

……
预知后事如何,请等我先把之前那篇写完再说(不一定写得完)
——懒癌晚期的寻千,敬上!

【带卡】羁绊者chapter.5

这章会刷卡琳(๑˙ー˙๑)
也在想琳要不要再当一次炮灰(๑Ő௰Ő๑)
当的话……这章或许会做铺垫(๑>؂<๑)
心疼琳女神_(:з」∠)_
——
卡卡西若无其事一般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,客厅里的阿飞已经把红豆糕消灭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 看着已经空了的盘子和一脸满足的阿飞,卡卡西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 无意间瞟到了挂在墙上的时钟,再看了一下挂在玄关的日历。

    到时间了呢……该走了。

    卡卡西回到自己的房间,收拾好一些东西和午餐,打算出门。

    “诶诶前辈去哪?”阿飞从客厅里探出个脑袋,问。

    “啊……我去看一些人哦。”卡卡西拉开门,微笑着对阿飞说。

    下一秒,阿飞便以极快的速度“瞬移”到卡卡西面前,开心而又略显兴奋地问:“前辈,我能去吗?”

    现在,阿飞身边只缺一些粉红色的小泡泡了。

    卡卡西的一句“抱歉了”直接击碎了阿飞的粉红少女心(?)

    看着卡卡西远去的背影,面具下的带土不服气般的撅起了嘴。

    ——不过看样子卡卡西暂时不会回来了,要不也不会在假期的时候拿午餐盒出门的。

    正好能干一些事了呢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离电车站还有一段距离,不过应该能赶上那班车。

    卡卡西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表,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 一头白发在人群中略显突兀,卡卡西在拥挤的人群里行走着。

    “旗木君,”似乎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 卡卡西回过头,人海中正看见琳向自己招手,努力的向卡卡西的方向挤了过来。

    没办法,谁叫现在是上班高峰期呢?

    卡卡西也站在原地,紧握着手中的午餐盒和一个很长的方盒子。

    “早上好。”琳追上了卡卡西与他打着招呼,两人并肩而行。

    “早上好,野原。”

    “旗木君,虽然现在在放春假,而且这几天是樱花祭,但是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有兼职的才对。”

    “啊……没错,”卡卡西笑着说,“但是一般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请假的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 “这个……不好说呢。不过琳,这么早你又是要去干什么?”

    “我的话,原本是打算坐电车去乡下赏花的,樱花祭嘛,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电车居然停运了,所以也只能推迟到明天再去了。”琳耸了耸肩,接着说,“如果旗木君不建议的话,可以让我跟你一起吗?毕竟樱花祭什么的可是很浪漫的,所以红她们都有约了,我可是想去但又不想当电灯泡……一个人又太无聊了些。”

    “这……”卡卡西有些为难,毕竟今天对于卡卡西来说不是个普通的日子。

    “如果不愿意的话没必要勉强自己的,旗木君。”

    “其实也不是不行,不建议的话,那一起走吧,野原。”

    “好。”琳双手拿着手提包,跟在卡卡西的身后。

    她的笑容如同盛开的樱花般灿烂,在这沉闷而又快节奏的都市中显得轻松而又愉悦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卡卡西老师,你的花。”山中花店,一位看样子不过十一二岁的金发女孩捧着一束白菊花,交给卡卡西。

    “谢谢井野啦。”

    “卡卡西,又要去看朔茂他们了吗?”花店里正在整理其他花卉的山中亥一说。

    “是的,亥一叔叔,今天可是我爸妈的忌日,这么说都得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 琳并没有在花店里,她只是静静地在花店外等着卡卡西。

    对于卡卡西父母早逝,琳很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 她和卡卡西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用红她们的话来说就是青梅竹马。

    他们从小学就认识了,之后除了高中时期时隔了一个班,其余时基本都是在同一所学校,同一个班上学。

    琳不对卡卡西动心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 最让琳记忆犹新的,是卡卡西父母刚刚去世的时候。

    那时春假刚刚结束,刚刚上国中的他们被分到一个班,琳还清楚的记得卡卡西那落魄的神情。

    据说是车祸夺走了卡卡西父母的生命。

    被带走的还有独属于他的那份幸福。

    那也只是暂时的,没过多久,卡卡西似乎便回到了以前的那副毒舌模样,而且比以前更加刻薄,更加伤感。

    不仅如此,他甚至开始否认自己——琳并不清楚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 之后在大家的帮助下,卡卡西似乎才逐渐从父母双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 现在想起来,那场车祸似乎就发生在春假吧……

    “野原,走了。”卡卡西的声音唤回了琳飘荡的思绪。

    “哦……啊,好。”

    这里是城郊,和市中心离得很远。

   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这里也才有城市中所难得的清闲。

    卡卡西的目的地,是在位于城郊的公墓。

    他的父母就长眠于此。

    “野原……抱歉呢,今天要来的地方不不适合赏花。”卡卡西轻车熟路地走到一块墓碑前,将自己手中的白菊花缓缓放下。

    “而且……这里也不是什么樱花祭该来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 “不,没事。”琳摆摆手,说,“其实樱花祭去哪里都无所谓,只要去做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就好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 “还有啊……”琳的右手握拳,贴在嘴唇上,另一只手环过自己的腰,右手手肘抵在左小臂上,接着说,“旗木君,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,其实没必要叫野原这么生疏啦……其实私底下可以叫我琳的。”

    “野原,你不介意吗?”卡卡西回过头看着琳,问。

    “怎么会介意呢……不过以此为交换,我以后可以叫你卡卡西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当然了,我也不会介意的。”

【带卡】羁绊者 chapter.4

背景交代一下,现代架空
(๑>؂<๑)
我是一个虎头蛇尾的人,连写的文章都一样
_(:з」∠)_感觉身体被掏空……
希望喜欢的小伙伴能够多多支持啊
(づ ●─● )づ
灵异土×正常卡
——

    现在是初春,正是樱花开放的日子。

    比起寒风刺骨的凛冬,这被樱花所充斥着的初春才更会受到人们的喜爱。

    “放春假了啊。”刚刚起床卡卡西趴在自家的窗台上,望着窗外的樱花,心中如五味杂陈一般,有着说不上来的感情。

    父母在世的时候,总是会和他们一起去公园里赏花吧。

    结果现在家里便只有我一个了。

    努力平复下内心的波澜,卡卡西伸了个懒腰,换好衣裤,一开门,便看见阿飞正在门口踌躇着。

    卡卡西突然打开门,这让阿飞有些措手不及,“诶,诶!啊,那个,前辈,我……”

    卡卡西则有些奇怪,问:“阿飞,怎么了?”平时都直接穿墙进里面去找他了啊,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反常。

    “前辈,那个……我是来讨论一下红豆糕的问题的!”刚刚还摸不着头脑的阿飞一下子就挺直了腰杆,虽然带着面具看不见阿飞的表情,但卡卡西大概能猜到阿飞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 “哦,阿飞不是吃不到红豆糕吗?”卡卡西打了一个哈欠,问。

    “话是这么说没错啦,打阿飞有一个可以吃到红豆糕的办法。”

    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 “给阿飞立一个灵位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卡卡西双手抱胸,用一种关怀ZZ的眼神看着阿飞。

    “阿,阿飞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 “阿飞,你和我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 “当然是恋……啊不,是收养和被收养关系啊。”阿飞也双手抱胸,强装镇定。

    “……”这下卡卡西是真的无语了,“阿飞啊,与你关系十分密切的亲

    人在死后,才可以给他立灵位的。”

    “意思就是,阿飞和前辈的关系不密切,是吗?”阿飞的语调低了下去,看样子很失落呢。

    “不过前辈啊,虽然说是灵位,只要随随便便找一个长方形的木牌子刻上阿飞的名字就好了啊,没有这么严谨的,然后把红豆糕当做祭品,那阿飞就可以回忆几百年前的味道了。”阿飞迅速从失落中脱离出来,解释道。

    “好啦,阿飞,我答应你就是了,需要红豆糕和灵位,对吧?”卡卡西揉了揉太阳穴,说。

    “嗯,没错,前辈。”

    卡卡西找到了一块方形的木牌子,用刀歪歪扭扭的在上面刻上了阿飞的名字,随随便便挂在了自家的门边上,然后便出门采购红豆糕。

    当他拿着一袋红豆糕回家的时候,阿飞内心的激动不言而喻。

    卡卡西找来一个盘子,把红豆糕放了进去,再以祭品的名义摆在了阿飞的“灵位”下面。

    “真是太好了,阿飞又能吃上红豆糕了!”阿飞兴奋的说着,“那么阿飞开动了哦。”

    阿飞拿下面具,只不过依旧背对着卡卡西而已,然而,当阿飞触碰到红豆糕的一刹那,卡卡西便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 阿飞听到后,迅速吃完红豆糕,拉下面具,转过身,担忧的问道:“前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 “……我没事的,阿飞。”说完,卡卡西的左眼紧闭,却对着阿飞摆摆手,站起身,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 “果然不应该这么早就这么做吗……但是,我会保护好你的,卡卡西。”

    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欢快语调,带土看着卡卡西的背影,轻声地喃喃着。

    “几百年前的错误,我不会再犯了。”

——
初二文笔希望想要吐槽的小伙伴们……用力吐槽,不要留情啊!

【带卡】羁绊者 chapter.3

  不知道为什么文风总是阴晴不定  (自认为)
灵异土×正常(?)卡
————
今天是阴天,看不见太阳。厚实的云层挡住了太阳耀眼的光芒,空气中可以清楚感到闷热。

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卡卡西拉开院子的大门,手上拎着一个袋子。

    “欢迎回来,前辈。”阿飞从天花板上冒出一个头,总是那么欢快的语调传入卡卡西的耳中。

    阿飞来到这里已经有几天了,刚开始阿飞好奇心很重,什么时候都跟着卡卡西,卡卡西上课时也在不断骚扰他,一直都在问东问西的。

    在卡卡西第三次被老师批评走神后,他“恶狠狠”的对阿飞说:“你以后再这样那么请你另寻出处吧。”

    从那之后,阿飞便不敢继续捣蛋了,但阿飞却从未放弃对新事物的探索。

    阿飞从天花板上悠悠的飘了下来,在卡卡西面前手舞足蹈的说:“前辈前辈,大厅里那个可以释放幻术的大盒子是怎么用的啊?阿飞好想试试。”

    卡卡西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放下手中装满食材的袋子。

    “阿飞啊,那叫电视机,不过如果按照你的理解来的话,也可以叫作能够释放幻术的……盒子。”

    卡卡西换下外出时的鞋子,穿上了拖鞋,扭过头,又问阿飞:“阿飞,你觉得我今天是吃盐烧秋刀鱼好呢,还是吃味增汁茄子好呢?”

    “前辈,请容许阿飞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”阿飞双手抱胸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 “阿飞和前辈是不一样的,阿飞是甜党,前辈是咸党,在吃的问题上是谈不来的,前辈。”

    听完阿飞的话,卡卡西拿起袋子向厨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 “好啦,阿飞,我知道了……阿飞既然是甜党,那阿飞喜欢吃什么呢?”

    “诶,阿飞喜欢吃什么吗?”阿飞放下自己的左手,撑着下巴,想了一会儿,说:“阿飞喜欢吃……嗯,红豆糕!没错,阿飞之前最喜欢红豆糕了——但是阿飞已经有几百年没吃上红豆糕了,都快忘了红豆糕是什么味道了。”

    卡卡西从厨房走出来,看着阿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听着他由兴奋变得如小孩子雀跃般的语调,便忍不住想要去逗逗他。

    “阿飞,”这次是卡卡西双手抱胸了,“想吃红豆糕吗?”

    “想!想!阿飞当然想吃了!”阿飞顿时眼冒金光,双手合十,总也掩饰不住他的喜悦。

    可卡卡西的下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一般击中了阿飞脆弱的心脏:

    “可惜阿飞是鬼,吃不到呢——而且我也不会买红豆糕给阿飞的,我可不喜欢太甜的东西。”

    “……前辈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阿飞的小心肝受到了巨大打击,立马转过身,摘下了面具,手臂一直在脸上擦拭着,似乎是在抹眼泪。

    卡卡西有些手足无措,他没想到阿飞一逗就反应这么激烈。

    重新带上面具的阿飞转过身。

    “前辈今天弄哭阿飞了,阿飞以后也一定会弄哭前辈的!”阿飞握紧拳头,信誓旦旦的说。

    “啊,哈哈……哈”卡卡西只能苦笑了。
——
这几章与主线毫无关联
思想太奔放真的很怕收不住
希望有人能够评论一下哦~

【带卡】羁绊者 chapter.2

刚刚弄懂lof
请大家多多指教
望支持~(之前如同脑残一般打成ZZ【生无可恋】)
————
    参拜完神社,一行人的野餐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 卡卡西正拿着从神社中抽出的签坐在地上细细查看着。

    “旗木君,给。”甜美的声音使人心情愉悦,但是如果你在现场的话,以卡卡西的角度来说难免有些惊悚——声源是来自一个带着橘黄色漩涡面具的人。

    当然,别多想,他只是穿过了琳的身体,脸比琳的稍稍靠前,比琳的多出这么一点罢了。

    卡卡西苦笑不得的接过琳手中的饭团,摘下自己的口罩:“谢谢,野原了。”

    卡卡西低头咬了一口手中的饭团后,又抬头看了看琳。

    琳已经“恢复”了原来的容貌,正和大家有说有笑的交谈着,而刚刚的那个有些恶趣味的罪魁祸首,现在则正在草地上打着滚,哈哈大笑:
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~米娜,阿飞刚刚做的恶作剧是不是很有趣呢?”

    但并没有人搭理他,或者说……

    “……我都忘了,大家都看不见阿飞呢。”刚刚还在地上撒泼的名曰“阿飞”的面具男从地上爬了起来,瘫坐着,耷拉着脑袋,一副很失落的样子。

    卡卡西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 谁知道,阿飞忽然就抬起头,还刚好和卡卡西对上了眼。让卡卡西吓了一跳,然后他连忙装作若无其事一般扭头望向别处,又吃起饭团来。

    没想到阿飞却自己靠过来了:“阿,阿诺,你……看得见阿飞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看得见的话就回答一下啊~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你再不说的话,阿飞就当你是默认了哦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那,阿飞以后就跟着你喽。”

    卡卡西终于绷不住了,迅速解决那个饭团,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,说:“抱歉,各位,忽然想起有一个急事要去处理,所以得暂时离开一下。”

    “旗木你去那里啊?诶,诶,你不要你家的神烦狗了吗?”红豆吃着饭团,含糊不清的说着。

    “不会离开太久的,不过还是麻烦各位帮我照看一下帕克。”说完,卡卡西便转进了树林中。

    “真是的,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 而阿飞则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卡卡西。

    确定阿斯玛他们看不见自己,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后,卡卡西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你看得见阿飞的,对吧?”

    “嗯,看得见,也听得见你的声音。”卡卡西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 “诶!!真是……”下一刻,阿飞的声线便染上了一层哭音。

    “太好了!第一次有人能看见阿飞呢!!!”然后,阿飞便成一个“大”字,扑向了卡卡西。

    “诶!等等!”但是,没有意料之中的那股作用力,因为阿飞的身体穿过了卡卡西的身体。

    “前辈不用担心,阿飞是碰不到前辈的。”然后阿飞比了一个剪刀手。

    “前,前辈……为什么要叫我前辈?”

    “没错,因为阿飞决定和前辈一起生活,而且阿飞并不了解这个世界,既然旗木君待在这个新世界的时间比阿飞久的话,那旗木君就是阿飞的前辈了哦~”

    “那么请阿飞进行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绍——小的阿飞,请旗木前辈多多指教!”

    “我都没自我介绍呢……”

    “我是从那个可爱的女孩子那里知道的哦~”阿飞比划着剪刀手,得意的说。

羁绊者 chapter.1

第一次在lof上发文
紧张激动!
第一次是在贴吧发的,现在还没更新
有些灵异向,不过不恐怖
希望大家能够ZZ(不ZZ的话没有更文的动力)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望着车窗外闪过的清冷的灯光,再次回到独自一人的家中,卡卡西不免有些失落。

    自从几年前突然出现的那人……哦不,那鬼又莫名其妙的忽然消失后,加上帕克也终于寿终正寝,这个家里也最后也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 他或许也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罢了。

    坐在自家的沙发上,抬头就看见了神龛边的木牌子——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“阿飞”几个字。

    忽略那些奇怪出现的记忆,现在的卡卡西也只能通过过去的回忆来聊以自慰了。

……

    也不知道这栋房子的主人离开多长时间了……但也不是很久,他上次关上宅院大门时,也不过是几个小时前的事。

    炙热的太阳变得柔和,它收起了自己的放荡,留给人们一片祥和。烈日和夕阳,差的不过只是时间罢了。

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如往常一般,旗木卡卡西打开旗木宅的大门,冲着空荡的屋子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 早在几年前,这栋房子里便只是剩下他一个人。

    回应他的不过是掺杂在原音里的回声罢了。
    一只被卡卡西叫作“帕克”的小狗蹭了上来,它的尾巴一直都在运动着,表达着自己的友好,抬起了自己的小肉爪。

    卡卡西蹲下身子,用手捏了捏,然后又揉了一把帕克的脑袋。

    帕克很满意的回到了门口,趴下睡起了自己的懒觉。

    将大门关上,换鞋,一切都是那么熟练。

    又显得那么的孤独。

    走进客厅,卡卡西正考虑着晚上吃些什么,但揣在兜里的手机忽然嗡嗡作响。

    卡卡西抽出手机,看了一眼。

    是琳。

    “有事吗,野原。”

    “旗木君,”电话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女声,“班里的同学们打算这个周末去外面野餐,你……去吗?”

    “我……”卡卡西还没说完,电话那边又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话。

    “喂,旗木,你这次可必须答应啊,这个学期都快结束了,就你没和班上的同学一起参加个集体活动……还有,别用有工作来当借口,我可是亲自去你工作的那家餐厅问过了,星期六可是放假的。如果真有什么事,全!部!推!掉!
    ……反正,必须来!听到没有?”

    “……我知道了,御洗手红豆小姐。”卡卡西汗颜。

    “哼,”红豆得意的哼了一声,“地点,学校门口;时间,星期六,也就是明天早上九点。,你可不准迟到啊。”

    “嗨依嗨依,我知道了,我不会放鸽子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 “就这样了,明天见。”接着,卡卡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 等等,帕克怎么办?总不能饿它个一天吧。
    如果是那个办法,她们可能不会答应的吧……看样子只能先斩后奏了啊。

    翌日。

    阳光依旧明媚,天空还是那么湛蓝。

    确实是个出游的好日子。

    “所以说,我们要去哪。不是说好野餐的吗?”卡卡西向上登着楼梯,问。

    “是去山顶的神社哦,旗木君。”琳不紧不慢的说。

    “神社,什么神社?”

    “卡卡西啊,这么有名的传说你不知道?”阿斯玛走在前面,拿着出游的物品,说。

    “看样子死读书也没什么好处嘛,年级第一大人。”红豆漫不尽心地爬着楼梯,不爽的看着自己前面的帕克,“还有你把你家那只神烦狗带来干嘛啊!”

    “阿斯玛,是个什么传说?”卡卡西对于红豆选择性无视。

    “哦哦,具体记不清了,不过大概就是这座山上曾经有一族,有着特殊的力量。至于是什么能力不清楚,但似乎带来过灾难,之后那一族便全部消失。不过在那之后那个神庙里抽的签据说都非常准。”

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”卡卡西理了理自己的口罩。

    “那还真得见识见识了。”

    忽然,背后莫名其妙地传来一股寒意,似乎有一种令人不安的视线从他的背后射来。

    他的瞳孔骤然缩小,回过头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 “卡卡西,你怎么了,快跟上来啊。”琳看着发呆的卡卡西,在前面喊道。

    “啊……啊,抱歉。”卡卡西回过神,才有继续不紧不慢的回到队伍里。

    ……找到了呢。

    旗木卡卡西,对吧?

     tbc